作者劉梓潔,父後七日為林榮三文學獎首獎作品。

一開始作者在宣傳電影與記者的對話,很像白馬非馬論的推演。

喔,你爸真的過世?(白馬是馬)

對!

那電影是真的囉?(黑馬是馬)

不完全是...

那電影裡死掉的不是你爸爸?(那白馬就可能不是馬)

是...不是...

***************************

作者就是如此幽默地演繹她失去父親的震撼與悲傷,如她所述也許是這樣才能避免自己情緒崩潰。

喔,作者會抽菸喔~

突然構築出一幅女藝文青年站在走廊邊看著人潮邊吞吐著雲霧,整個鏡頭以黑白處理,彷彿想要訴盡心中的滄桑。

不過,不是這樣的,作者到目前短短的30年人生也有好玩如與祖父猜測六合彩的歡樂、與全家一起去吃牛排漢堡的童年,只是這本文集的文章籠罩在喪父的傷感裡面,看起來都有點霧濛濛的。

七日裡,可以做的事可多了,不過儀式是被人推著走,當中還發生了飲料塔爆炸與遷移事件、龐大的姑姑阿姨團VS折蓮花組,讓作者感慨"原來哭北真的是這麼累的事"。

其實,文章中有著作者思念父親的濃濃情感,例如父親把作者的文章收集起來,在眾親友前自豪,金旺八十與安全帽的小笑話等,可以讓人感受到懷念的快樂與失去的悲傷。

**************************

既然是散文集,就不僅只有父後七日的部份。

而我完全同意作者對宅的定義,宅女沒有社會適應不良...可以說...比較慢熱。

但作者的朋友說,"那不過就是俗辣嘛。"

我也附和作者對他的認同。

作者對鯊魚夾的描寫也相當道地,每樣10元的鯊魚夾是女性的必備用品,熱了可以夾起來、洗澡時可以保護頭髮不被淋濕,而花樣更多的鯊魚夾則可以戴出門。

作者要黑的鯊魚夾,地攤老闆娘爽快地說"小姐!人生已經是黑白的,不要再什麼都要黑的了啦!"果然是警世名言。

出於愛心,作者養了兩隻貓,並甘願做貓奴,連抓貓都不用強的,只用鱈魚相思誘惑。

冬天,抱著貓咪,非常溫暖呢!

作者與腳底按摩師的對話也很經典。

作者被按到很痛的一處,師傅說,那是眼睛的反射區,原來作者做過近視雷射。

師傅說"車禍啦、開刀啦...都是恆久傷害,不可能會好。"

作者問:"那失戀呢?"

師傅說"安啦。我剛剛按,你心臟還滿強的啦。"

****************

作者的話語很經典,忍不住節錄收藏,感謝您願意把心底的話化為文字。

而面對作者對家的描述、對父親的感懷,也觸動了內在的心傷,不知道要過多久才會痊癒。作者特地跑去日本京都到奈良尋找稻田,那麼我能找到什麼來填補內心的失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yes 的頭像
oneyes

curry

on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