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的內容讓我想起"女生向前走"這部電影。

一個關於1960年代精神療養院的故事,精確地說是醫病關係的探討。

當時人本主義心理學正興起,對於傳統的精神藥物與生理治療而言是新的挑戰者。

人本主義心理學強調正向的心理發展和個人成長的價值,藉此與精神分析學派、行為學派及醫葯體系有所區分,在小說裡,療養院採用的管理及治療方式為後三者,而突然進入的正常人─麥莫非則代表著新興的人本主義。

導讀中有說,為何要稱呼精神療養院(當時視為瘋人院)為杜鵑窩,是"因為杜鵑令人費解又殘忍的行為。杜鵑會把自己的但下在別的鳥巢裡,每個鳥巢放一顆蛋。由於新生的杜鵑幼鳥和其他那些繼兄妹之間沒有關係,牠會把其他的蛋、甚至活的小鳥從巢裡扔出去。這是一個被遺棄者變成暴君的過程,在此,失序、挫致和競爭主宰了任何合理的意圖"。

看了維基百科的介紹才知道Ken Kesey的小說被改編成的同名電影同時也是導演的親身經歷,想要表現"即使實現夢的機會不高,但連這一點機會都放棄,夢想就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想法。

而小說中的第一人稱布隆登酋長,原本就長得身材高壯並擁有印地安人打獵追蹤的技能,然而因為童年親眼看到印地安人被入侵家園的美國人迫害、並被週遭的人忽視後就覺得自己是非常渺小而微不足道的,使其在精神療養院中扮演不會講話的聾子,並且默默接受一切不合理的規距及對待。直到後來遇上麥莫非,並接受了麥莫非幫助他"長大"的治療,使其有自信地面對過去干擾自己的幻影,願意離開病院找尋原本屬於自己的生活。

麥莫非,一個因疑似誘姦少女、且在監獄中屢次吵鬧而被判入精神療養院,實際上卻心智正常的人。他進入精神療養院發現在這裡的病人們對於被控制、被欺凌沒有一絲反抗,也沒有想要離開的意圖,只因為病人們發現外界沒有人能接受自己,所以寧願活在這個有同類的地方,即使這裡有著惡臭、哀號聲、不合理的欺負、甚至對心智自由的限制。

麥莫非就如同電影(女生向前走)裡的麗莎(安潔莉娜裘莉飾),亮眼而放蕩,而布隆登酋長(第一人稱)就像是蘇珊娜(薇諾瑞德飾)有著精神分裂的奇異幻想。布隆登酋長將大護士(主管病房者,包括病人、醫生、看護、技術士、出入院的權利等等)想像為有能力操控一切,運用暗藏的電線、天線等操弄著看護的一舉一動,使看護照著自己的意思管理病人,讓整個病院表面上看起來整潔有秩序,實際上卻忽略了病人的異同性及個人需求,甚至使用語言暴力侮辱病人,並因此讓病人自殺,但卻告訴其他病人,這是自殺者的錯與懦弱。

麥莫非一進入精神療養院,就像是一枚聲色具搶眼的煙火一股腦地打亂原有的秩序,他邀請急性病人或願意活動的慢性病人一起參與賭博,甚至批評一成不變的音樂及電視節目,帶領大家說出自己的要求、並逐步抗爭實現。當他知道大護士擁有掌握自己出院權力時,雖然有段時間變成配合大護士的要求,但遇到看不下去的事情仍然會主動站出來或支持夥伴。

當最後麥莫非帶著急性病人(較具行動力及自理能力者)出去航海釣魚後,大家都變得比較有自信、並能展現自己的技能、願意進入人群的時候,大護士發現自己無法控制時,開始尋找心靈最弱小的比利下手,讓比利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趕到後悔、擔心母親的感受而自殺時,大護士將責任推到麥莫非身上,而麥莫非對此狀況感到怒不可咽就暴打大護士,而大護士竟然對麥莫非下達切除腦葉手術的指令,切除腦葉後的麥莫非無法自理生活、沒有高低起伏的情緒。所有急性病人無法承認這個死氣沉沉的人是麥莫非,最後布隆登酋長將已不再是麥莫非的麥莫非悶死,逃離杜鵑窩。

這本小說與電影最大的不同點是,電影中的護士薇樂莉(琥碧戈伯飾)使用著另類療法耐心地治療那群女孩,但小說中的大護士卻只使用威嚇、藥物、電擊、手術來操弄所有的病人,並以威嚴、學分、金錢等操弄所有的看護與醫生。

麥莫非可能代表著的是人本主義的治療方式,他不按牌理出牌、直率敢言敢行,為精神療養院帶進了新的氣氛,然而卻敵不過"聯合體"(布隆登酋長所說的政府體制、財團運作),但卻讓其他的病人有所領悟,成功地讓急性病人大部分都願意離開習慣的、熟悉的病院進入社會嘗試新的、自由的生活,包括因美麗的雙手而自卑的哈汀、癲癇症雙人組、布隆登酋長等

現實中,確實大部分的人都畏懼精神療養院的精神病患,覺得他們是髒亂、奇怪、噁心、避之唯恐不及的,然而透過作者的文字可以發現很多時候,精神病症是因為社會現象、醫療的錯誤而造成的,同時也可以發覺原來精神病患的內在是很可愛、跟正常人一樣有愛惡憎欲的,不是那麼地不可捉摸(當然精神分裂等病症的幻覺對於一般人而言確實較是不可捉摸的)。

這是一本呈現60年代醫療問題的小說,內容讀起來相當令人心酸而傷感。但也可以是自省文,讓人深思是要在身處習慣了的、有點陳舊了的、甚至起髒圬的"安全"庇護所,還是放開心胸出去闖盪、認識新的世界,即使帶著不安、不確定?

相關連結:

女生向前走─http://app.atmovies.com.tw/movie/movie.cfm?action=filmdata&film_id=fGatm0895004http://mypaper.pchome.com.tw/jolie064/post/1311717793

人本主義心理學─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9C%AC%E4%B8%BB%E4%B9%89%E5%BF%83%E7%90%86%E5%AD%A6

飛躍杜鵑窩─http://zh.wikipedia.org/zh-tw/%E9%A3%9B%E8%B6%8A%E7%98%8B%E4%BA%BA%E9%99%A2http://www.funscreen.com.tw/MovieEnglish.asp?period=200

影評─http://jalin.pixnet.net/blog/post/11749207

書評─http://blog.yam.com/popororo/article/4989334

 

***************************

放映週刊的電影英文節錄

【對白解析】 《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導演:Milos Forman
出品:美國 / 1975
延伸閱讀:http://www.imdb.com/title/tt0073486/

文 / 檸檬大鼠

McMurphy: Now they're telling me I'm crazy over here 'cause I don't sit there like a goddamn vegetable. It don't make a bit of sense to me. If that's what being crazy is then I'm senseless, out of it, gone down the road, whacko. But, no more, no less. That's it.
------

McMurphy: Chief, I can't take it no more. I gotta get out of here.
Chief: (After a long silence) I can't. I just can't.
McMurfy: It's easier than you think, Chief.

Chief: For you, maybe. You're a lot bigger than me.
McMurfy: Why, Chief, you're about as big as a goddamn tree trunk.
Chief: My poppa's real big. He did like he pleased. That's why everybody worked on him. The last time I've seen my father
he was blind in the cedars from drinking. And every time he put the bottle to his mouth… He don't suck out of it. It sucks out of him until he'd shrunk so wrinkled and yellow, even the dogs don't know him.
McMurphy: Killed him, huh?
Chief: I'm not saying they killed him. They just worked on him, the way they're working on you.
麥克墨菲:他們現在告訴我我是個瘋子,因為我不像個該死的植物人乖乖坐在一邊。這對我來說一點道理也沒有。如果這樣就是瘋狂的話,那我就是愚蠢無知、糟糕透了、瘋癲。但不多不少,就這樣。


------

麥克墨菲:酋長,我受不了了。我要離開這裡。
酋長: (經過一陣沉靜) 我做不到。我就是做不到。
麥克墨菲:那會比你想得要來得簡單得多的,酋長。
酋長:也許對你而言是這樣沒錯。你比我大多了。
麥克墨菲:酋長,你怎麼這麼說,你自己就像天殺的樹幹一樣大。
酋長: 我爸爸非常大。他順著自己的意過日子。那也就是為什麼大家要對付他。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他因為喝酒,瞎著眼在杉樹叢裡。而每一次他把酒瓶湊到嘴邊,他不是從裡面喝到什麼,而是瓶子從他身上吸取了什麼,直到他變得枯黃、萎縮、長滿皺紋,甚至連狗都認不得了。

麥克墨菲:讓他沒命,是吧?
酋長:我沒有說他們殺了他。他們只是對付他,就像他們對付你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yes 的頭像
oneyes

curry

on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ihon
  • 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這部電影聚焦在精神病正規治療體制與患者的快樂情緒產生衝突,表面看來主角不斷破壞體制讓夥伴愉快,似乎暗示著高層管理者的冷漠無情,管理方式錯誤,但,若僅是如此格局,怎能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殊榮,劇情演到中間一小時十多分的時候,就直接點明,那沒有自由感受不到快樂的地方,都是他們自己在自由意志下選擇要進去的,他們隨時都可以離開,卻沒人願意離開瘋人院,面對現實生活,反而被迫只能在監獄或瘋人院居住的主角,才真正有心要離開瘋人院,強烈對比出一般大眾的懦弱與逃避心態。

    1975年的影片內涵,仍然適用於現代社會,絕對是此片在影史佔有一席之地的原因之一。

    現代媒體不斷暗示憂鬱症這個流行病,且鼓勵民眾就醫,而就醫者不論是課業問題、婚姻關係,或任何講得出名目的源由,幾乎都是吃藥解決,而藥物的副作用又讓服用者陷入另一種不良狀態,表面上看來是媒體刻意迴避藥物的副作用,又煽動群眾前往錯誤的方向去,事實上,就如飛越杜鵑窩電影裡面那群人一樣,都是自己的自由意志所選擇,即使發現不對勁,機會窗口開啟了,仍不敢逃離杜鵑窩,寧願讓會產生自殺念頭的藥物進到肚子裡,不管是吃抗憂鬱藥吃到麻木而走出陰影,甚至是最糟糕的自殺情節發生了,即使真的是藥物的副作用使然,那傷害他的,並不是藥物

    http://www.nice-read.com/health/healt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