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幻之名行諷刺之實的俄國文學作品,雖然俄文與法與台灣口語有些差距,但仍能感受到作者所處時代的艱困、不合理、以及人性的扭曲。讓共產黨員與改裝出廠的狗─沙里克為伍,確實是相當高明的諷刺手法,尤其教授堅持以愛與尊重來感動無法教化的沙里克時,以權力為誘因的共黨行徑與之相比,優劣立見。

然而,藉由狗兒對於溫飽低頭、對於教授的權威低頭,這也可能是作者想要對資本主義者的諷刺,又或者作者只是想要闡述能者得勢原本就是適者生存的道理,而有能者會照顧其下有事生產者。對於減縮他人生活空間以彰顯權力、以及假借平等攫取生存物資的共黨人士則極盡所能的嗤之以鼻。

比較有趣的是,一般來說想要改變生物的知能,多半只移植腦部即可,然而作者竟然安排腦部與睪丸一起移植,這無疑是想要藉著最容易彰顯權力慾的性,來嘲諷時代。

還是完狗時代的沙里克對於小會計相當寄予同情,然而當他得到了人的腦及睪丸以後,他就像要逼迫小會計就範,甚至對身邊的女性下手!

也許作者想表達的是假藉平權卻以逼迫的方式得到權力者,實際上只有使用腦下垂體─情緒和睪丸─性來思考吧!

若是喜歡諷刺小說的,不妨拜讀一下大師的作品,也許您會有與我不同的見解,因為我的知識尚不夠完備,寫感想時實在有些戰戰兢兢呢!

******書籍介紹******

狗郎心

Heart of a dog

購書連結: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43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yes 的頭像
oneyes

curry

on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